听平客讲段子4 – 学韩语

如果可以计量的话,人每天说出的话估计得成吨成吨的,言多语失,于是,说话说出的段子就一直层出不穷。
  以前学外语有一种方法,就是在外国文字下面注上相应的汉字,比如常见的三克油、好嘟油嘟等等。说是去年董文华翻唱了两首英文歌,估计就是用汉字注音法把那些洋文熟记于心的。80年代,我们也干过类似的事,比如看完《血疑》,对着电视机把主题歌录下来,一遍遍听,用汉语标注日文――瓦塔西挪,伊斯卡拉之类的。
  人的耳朵真是厉害啊,那时候有些不会外语的歌手也用这种汉语标注法学唱外语歌,然后灌录唱片,我们就可以一耳朵听出来。
  今天这个段子是教你学韩语,当然,这和上述汉语注音学外语是完全反过来的模式。韩语确实有意思,韩国人说起话来铿锵有力的,像是嚼海蜇,且这专利不属于朝鲜,也适用于韩国。

口水song1 – 靡靡之音

老了的人才听老歌,是这样吗?
  酒的年份可以标识它的醇度,一首歌要过多少年才叫老歌?
  现在的孩子们怕是对靡靡之音这个词没什么概念了。可20多年前,“靡靡之音”可是个充满政治色彩的词,那是让人意志涣散、精神颓废的吗啡。
  人人都爱被麻醉吗?否则为何靡靡之音就这么把我们蒙蔽了呢?
  当年被冠以靡靡之音荣誉称号的三大歌王邓丽君、刘文正、张帝,一个没了,一个永远不再露面,据传在美国经营房地产,还有一个以老迈之躯英姿飒爽继续急智,听他们的歌长大的那些人无一例外地开始满脸沧桑了。
  每个年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曲吧,一如这期节目完成后,飞猪听罢张帝的《毛毛歌》满脸狐疑地问平客,你们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歌?
  喇叭裤、蛤蟆镜、四喇叭三洋录音机都没了,只有这些歌可以作为追忆的凭证和依据。
  众红小兵演唱的《批林批孔》到《何日君再来》,听觉的迅速转换包含了我们的命运改变,这其中的故事应该有很多吧。
  《口水song》里会有大批大家几乎就要忘了的口水歌,这些口水歌让我们不免诧异,好歌的标准究竟该如何定义?

反波开播文艺晚会!

 将搞笑进行到底,我们要把黑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彩色的无色的幽默一网打尽。
  开播前夜,飞猪语重心长滴对平客说,咱们得抓紧了啊,不然,1日开播不了啊。平客同学遂在深夜构思整理素材,在劳动节的午间开始,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劳动节。
  节目制作完成后,飞猪立刻疯了。据不完全统计,该只猪在短短几小时内反复听了成百上千遍晚会录音,幸福在他那慈祥的扒猪脸上荡漾。
  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两位播客深夜在“东方之猪”杯觥交错,席间就“反波”的未来展开了积极的有建设性的讨论。
  特此选摘开播晚会配乐诗朗诵精华部分:

 这欢乐的时刻,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反波开播贡献的人,我们特地寻访了反波播客的所在地。它座落在一个不知名的街道上,技术人员飞猪同志在这里上演了一出出让人落泪的画面。
  就在反波开播的前夜,飞猪在经历了30000多天的连续奋战后,终于倒下了!30000多天,他不吃不喝;30000多天,他不洗澡不洗脸;30000多天,他甚至连AV电影也一部没看;30000多天他把群屁、SM等平日酷爱的运动置之脑后,床边堆满了他酷爱的茄子和牛奶。因为没有时间吃,他终于在2005年4月30日累昏了过去。
  当工作人员走进他的房门时,人们发现他口中的白沫海市蜃楼般形成了“反波”二字的图案,宛若灿烂的桃花在春天开放。我们把他救醒后,他气喘吁吁地说:“反……波,开……波,波……波……波……”。

#置顶公告:反波宣言

用真实为盾牌抵御虚伪,以自由为利器刺向陈规。

我们坚信,嘈杂纷乱的世界里,有一种声音可以让你触摸欢乐、感知力量。

我们反对传统电波里的一切虚假、束缚、欺骗和铜臭……

我们口沫横飞说音乐、心领神会说传媒、百无禁忌说段子,我们只说彼此听得懂的真心话……

Antiwave.net – All radios go to HELL!

Listen to 反波 Antiwave

听平客讲段子3 – 嘟嘟

这个段子的来源是嘻哈艺人李小龙,丫确实是一嘻嘻哈哈的艺人,当年北京这坨人都无不交口称赞,贫嘴如三表者也不得不承认,和小龙一起吃饭,那真是锻炼腹肌增加食欲的好机会。

小龙这些年矢志不渝战斗在嘻哈事业第一线,人还是嘻嘻哈哈的,去年那张嘻哈专辑也让所有人伸出大拇指,龙哥,有你的!

这个段子的真实性无从考证,我们最近正在和国家地理杂志洽谈赴非洲寻访这件历史事件的发生脉络和缘起,但我听到的第一版绝对是来自龙哥的,等我们从非洲回来后,会给大家公布一批罕见真实画面的。

听平客讲段子2 – 英语评剧

话说这应该是80年代末期的事情了,众记者去××大学采访英语评剧的硕果累累,笑得大家直不起腰,那年头正在盛行王朔小说,都憋着劲看谁比谁损,于是,这个英语评剧就被夸大几倍作为段子传了出来,且被命名为《黑塞德》。    节目录完,我们几个人还议论,段子还是那个段子,只是当年讲段子的那些人都老了,平客又饱含深情地慨叹――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啊……

要特别指出的是,这段录音里结尾部分的报时确实是真的孙燕姿,你仔细听听,它的采样来源是哪里呢?

听平客讲段子1 – 主持人

电台里出的笑话层出不穷,崔永元曾在《不过如此》里列出精华,其实,还有很多在民间流传的真实笑话未被开采。

按年头算,这个段子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那时候,各地刚开始尝试直播,主持人几乎都没什么经验,于是,段子也便由此创下历史新高。

据说,这个段子的主人公后来挨了处分,其实,大可不必,那个打热线的听众定是从马三立那里获得了幽默的真功,否则怎么能幽默成这个样子,而主持人要是能勇于自嘲些,怕就是妙语生花的别样天地了吧。

这个段子有一个特点,那段听众热线,必须得用天津话讲。

若问此事是否真的发生在天津,这个吗,这个吗,呵呵,哈哈,霍霍,吼吼,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