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平客讲段子10 – 庐山欧雷欧

  《听平客讲段子》找的是适合用声音表现的段子,有的也许你以前听人讲过了,但如果反波的制作手段能让您再次放声大笑,那就是成功。
  段子是小形式、大学问。它是生活的调剂品,也是个人趣味的晴雨表。你说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不讲段子,那他活的得多乏味啊。如果一个人听段子总是听不懂,(不包括听黄段子装作摇头的假淑女),那他大脑结构得是什么样子啊。讲段子、听段子都是学问。即便是黄段子也不一定萎缩,有很多荤底素面的段子很是耐人寻味。
  最痛苦的莫过于段子讲到就要抖包袱的时候,对方先把包袱抖了出去。
  痛不欲生的一重含义,指的就是这个吧。

口水SONG4 – 好大一口水

  多年前,平客曾参与田震专辑《田震》的幕后工作。问她西北风时唱的那些口水歌,那时候是不是满大街都在唱。记得当时田姐说别提了别提了,现在提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今天,我们终于找出了其中一首最口水的《大冲击大流行》,这首歌在当年,连几岁的孩子都能跟着唱。现在听来,特别惊讶歌曲里面田震那么年轻的声音。
  平客给飞猪在内的一等众人唱《我的小妹》,赢得一片嘲笑。无法验证是歌本身的问题,还是翻唱的问题。反正,一位“六零后”,一位“八零后”,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巨大的代沟。
  听完这期节目,飞猪抗议,别都播这些老掉牙的歌了,给我们“八零后”也送点儿口水,成不成?

听平客讲段子9 – 整点新闻

  即便签订了《关于坚持反波更新的十项规定》,但由于各种各样源于大自然的不可抗力,本周反波的更新大业看起来依然有些不太靠谱。
  飞猪于是向平客同学提出了温和的抗议,摸了摸平客光溜溜的脑袋,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句:“你也老大不小了,男大三八一枝花,对吧?”
  没想到平客同学顿时暴怒,破口痛骂:“你丫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是一坨屎。”“多行不义自毙自,飞猪,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在飞猪老师认真、诚恳、循循善诱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之后,平客同学迅速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痛定思痛,平客决定向传统电台的新闻主播们学习,从身边的一点一滴做起。
  在今天的节目中,他将平时把握不好的断字断句重新演练了一遍,字正腔圆地按照国家普通话一级标准播报了一遍今日各大报章杂志的头条新闻,希望大家能够衷心地稀饭,并且努力督促反波从这些一点一滴的细节做起,争取成为全国最专业普通话最标准的网络电台。

听平客讲段子8 – 玩泡泡

  飞猪和平客最近逢人就嚷着让人讲段子,并一丝不苟做笔录。之后,还要给周围的人讲,进行小范围调查,太流行的不能用在节目里,除非它有很充足的声音表现空间;得靠动作才搞笑的不能讲,反波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
  这个“玩泡泡”有不同的类似版本,平客听后大笑不止,调查也屡试不爽,可飞猪觉得不怎么好笑。在平客的暴力威胁下,还是做成了这期节目,飞猪念平客的上好表现力,咽下了这口气,但心灵收到了巨大伤害,这也是造成上周末“动物异常”的根本原因。
  不过,有一点他们两人倒是暂时高度统一,就是各自去锻炼身体,或拜师学武功,再发生争执就比武,谁把对方打败,就听谁的。
  真是个好主意吧。

口水SONG3 – 革命歌曲

  现在如果有那首中文歌曲走进欧美主流社会,哪怕是局部范围的传唱,那也一定是大新闻。
  可您知道吗,其实,过去几十年间,在欧美乃至亚非拉流传范围最广的中文音乐不是那些被当地华人传唱的邓丽君或民间小调,而是红色歌曲。
  革命歌曲的诞生是与时代背景休戚相关的。当年听这些歌长大的人们都已满脸沧桑了,我想他们如有机会听到这些歌一定会百感交集,那段红色的日子伴随着这些歌声的渐弱就这么没了,他们的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一转眼,周围的一起都变了,有惶若隔世的感觉吧。
  而喜欢把格瓦拉穿在身上赶时髦的80后们则会对这些歌曲目瞪口呆,这都唱的是什么啊。其实不过20多年的时间,这些歌曲大可以成为代际沟通的渠道。所谓的80后能从歌曲里了解父母成长的年代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平台。

听平客讲段子7 – 三表周 – 北京一日游

“三表周”指的是这一周的“段子”都播出三表的美文,每周“段子”只有两次,无奈三表这厮美文成河,我们只好精挑细选了。这期用的是脍炙人口的荣获“老舍文学奖”的《北京一日游》。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还特地电话采访了三表本人。在第一次电话电线中,三表主要畅谈了他近日写邓丽君稿件积劳成疾及他为微软收购“反波”而奔忙的动人事迹。本期节目中,三表同学则会针对近日被海内外媒体广泛曝光的三表与艳红的绯闻进行了澄清。
  三表还交代了老六、老颓等人和艳红不得不说的故事。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三表这两次采访,他采用了完全一样的词汇进行回答,体现了一个老记的机智沉着。
  今后,“反波”是否则时继续进行“三表周”,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 本站服务器所在机房明日调整供电系统,可能带来访问困难,请各位亲爱的听众朋友谅解。本周的《超短脱口秀》国内媒体部分,将在周日更新。

听平客讲段子6 – 三表周 – 北京全民观雪景

  三表,学名带三个表,姓王名小峰,字乳,人称按摩乳,号软,人称胸太软。曾用名戴方、邓迪。
  还记得那年北京下大雪吗,整个北京交通瘫痪,恰逢田震在首体举行演唱会,苏永康是表演嘉宾,这衰人从首都机场到首体开车愣是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那天的北京确实让人终身难忘啊。
  第二天,三表以敏锐的新闻意识写就了一篇关于这次北京大雪的通讯,以职业新闻人的爱国情操,客观理智公正报道了这次大雪的盛况,此文在多家媒体刊发,获得当年中国新闻的顶级荣誉“潘长江新闻奖”。
  把这篇好稿播出来一直是大家的心愿,也是全中国人民的心愿。今天,反波完成了这个心愿,由于时间长度问题,我们不得不忍痛割爱,进行了删节。
  今晚做节目前,平客还和三表通了电话,正打算去南极看企鹅的三表在电话里是另一副面孔,我们把这段录音原封不动放在了今天节目的结尾
  * 欢迎参观三表同学的文案原稿

口水song2 – 邓丽君特辑

平客说想用欢乐的方式纪念邓丽君去世十周年,飞猪深表赞同。
  除去大家熟知的那些柔美但伤怀的歌声之外,邓丽君早年唱过很多风趣谐谑的歌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人的听觉迅速从样板戏中解脱出来的时候,邓丽君的那些谐谑歌曲把人们吓坏了。
  收音机在邓丽君歌曲的传播领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敌台”是特殊时代的专有名词,从“敌台”里听邓丽君既冒险又刺激,短波里的“敌台”让邓丽君的歌声最早传遍了中国大陆。
  平客最爱的邓丽君歌曲是《夜来香》,飞猪说他喜欢听《小城故事》。

听平客讲段子5 – 小鸭子

 生活有时又干又涩,需要润滑剂润滑。笑话就是这润滑剂,或者也可打比方为让生活的大波挺美的良方。
  一个人如果经常把好笑的段子讲的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那该是一件多么沮丧的事情啊,幽默感太重要了,其培植当从讲段子开始。
  段子也分荤、素、雅、俗,前三个都不怕,都是肉长的身子,荤大可不必成为禁忌,但若是俗了,就不好了。这个界限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黄霑是讲段子的高手,只可惜我没听过,从众人的评价来看,是到了一定的境界的,“反波”里的段子无论你听过或是没听过,不管是原创还是精选,都希望能慢慢讲出些韵味,当然,照着传说中黄老先生的水准比较,那真是需要一生修炼的。
  也希望大家有什么段子,发到“反波”的邮箱中,和更多的人一起分享。
  下周的《听平客讲段子》将推出“三表周”,一周三期节目都是三表的段子,请大家留意。

听平客讲段子4 – 学韩语

如果可以计量的话,人每天说出的话估计得成吨成吨的,言多语失,于是,说话说出的段子就一直层出不穷。
  以前学外语有一种方法,就是在外国文字下面注上相应的汉字,比如常见的三克油、好嘟油嘟等等。说是去年董文华翻唱了两首英文歌,估计就是用汉字注音法把那些洋文熟记于心的。80年代,我们也干过类似的事,比如看完《血疑》,对着电视机把主题歌录下来,一遍遍听,用汉语标注日文――瓦塔西挪,伊斯卡拉之类的。
  人的耳朵真是厉害啊,那时候有些不会外语的歌手也用这种汉语标注法学唱外语歌,然后灌录唱片,我们就可以一耳朵听出来。
  今天这个段子是教你学韩语,当然,这和上述汉语注音学外语是完全反过来的模式。韩语确实有意思,韩国人说起话来铿锵有力的,像是嚼海蜇,且这专利不属于朝鲜,也适用于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