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平客讲段子7 – 三表周 – 北京一日游

“三表周”指的是这一周的“段子”都播出三表的美文,每周“段子”只有两次,无奈三表这厮美文成河,我们只好精挑细选了。这期用的是脍炙人口的荣获“老舍文学奖”的《北京一日游》。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还特地电话采访了三表本人。在第一次电话电线中,三表主要畅谈了他近日写邓丽君稿件积劳成疾及他为微软收购“反波”而奔忙的动人事迹。本期节目中,三表同学则会针对近日被海内外媒体广泛曝光的三表与艳红的绯闻进行了澄清。
  三表还交代了老六、老颓等人和艳红不得不说的故事。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三表这两次采访,他采用了完全一样的词汇进行回答,体现了一个老记的机智沉着。
  今后,“反波”是否则时继续进行“三表周”,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 本站服务器所在机房明日调整供电系统,可能带来访问困难,请各位亲爱的听众朋友谅解。本周的《超短脱口秀》国内媒体部分,将在周日更新。

听平客讲段子6 – 三表周 – 北京全民观雪景

  三表,学名带三个表,姓王名小峰,字乳,人称按摩乳,号软,人称胸太软。曾用名戴方、邓迪。
  还记得那年北京下大雪吗,整个北京交通瘫痪,恰逢田震在首体举行演唱会,苏永康是表演嘉宾,这衰人从首都机场到首体开车愣是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那天的北京确实让人终身难忘啊。
  第二天,三表以敏锐的新闻意识写就了一篇关于这次北京大雪的通讯,以职业新闻人的爱国情操,客观理智公正报道了这次大雪的盛况,此文在多家媒体刊发,获得当年中国新闻的顶级荣誉“潘长江新闻奖”。
  把这篇好稿播出来一直是大家的心愿,也是全中国人民的心愿。今天,反波完成了这个心愿,由于时间长度问题,我们不得不忍痛割爱,进行了删节。
  今晚做节目前,平客还和三表通了电话,正打算去南极看企鹅的三表在电话里是另一副面孔,我们把这段录音原封不动放在了今天节目的结尾
  * 欢迎参观三表同学的文案原稿

口水song2 – 邓丽君特辑

平客说想用欢乐的方式纪念邓丽君去世十周年,飞猪深表赞同。
  除去大家熟知的那些柔美但伤怀的歌声之外,邓丽君早年唱过很多风趣谐谑的歌曲。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人的听觉迅速从样板戏中解脱出来的时候,邓丽君的那些谐谑歌曲把人们吓坏了。
  收音机在邓丽君歌曲的传播领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敌台”是特殊时代的专有名词,从“敌台”里听邓丽君既冒险又刺激,短波里的“敌台”让邓丽君的歌声最早传遍了中国大陆。
  平客最爱的邓丽君歌曲是《夜来香》,飞猪说他喜欢听《小城故事》。

听平客讲段子5 – 小鸭子

 生活有时又干又涩,需要润滑剂润滑。笑话就是这润滑剂,或者也可打比方为让生活的大波挺美的良方。
  一个人如果经常把好笑的段子讲的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那该是一件多么沮丧的事情啊,幽默感太重要了,其培植当从讲段子开始。
  段子也分荤、素、雅、俗,前三个都不怕,都是肉长的身子,荤大可不必成为禁忌,但若是俗了,就不好了。这个界限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黄霑是讲段子的高手,只可惜我没听过,从众人的评价来看,是到了一定的境界的,“反波”里的段子无论你听过或是没听过,不管是原创还是精选,都希望能慢慢讲出些韵味,当然,照着传说中黄老先生的水准比较,那真是需要一生修炼的。
  也希望大家有什么段子,发到“反波”的邮箱中,和更多的人一起分享。
  下周的《听平客讲段子》将推出“三表周”,一周三期节目都是三表的段子,请大家留意。

听平客讲段子4 – 学韩语

如果可以计量的话,人每天说出的话估计得成吨成吨的,言多语失,于是,说话说出的段子就一直层出不穷。
  以前学外语有一种方法,就是在外国文字下面注上相应的汉字,比如常见的三克油、好嘟油嘟等等。说是去年董文华翻唱了两首英文歌,估计就是用汉字注音法把那些洋文熟记于心的。80年代,我们也干过类似的事,比如看完《血疑》,对着电视机把主题歌录下来,一遍遍听,用汉语标注日文――瓦塔西挪,伊斯卡拉之类的。
  人的耳朵真是厉害啊,那时候有些不会外语的歌手也用这种汉语标注法学唱外语歌,然后灌录唱片,我们就可以一耳朵听出来。
  今天这个段子是教你学韩语,当然,这和上述汉语注音学外语是完全反过来的模式。韩语确实有意思,韩国人说起话来铿锵有力的,像是嚼海蜇,且这专利不属于朝鲜,也适用于韩国。

口水song1 – 靡靡之音

老了的人才听老歌,是这样吗?
  酒的年份可以标识它的醇度,一首歌要过多少年才叫老歌?
  现在的孩子们怕是对靡靡之音这个词没什么概念了。可20多年前,“靡靡之音”可是个充满政治色彩的词,那是让人意志涣散、精神颓废的吗啡。
  人人都爱被麻醉吗?否则为何靡靡之音就这么把我们蒙蔽了呢?
  当年被冠以靡靡之音荣誉称号的三大歌王邓丽君、刘文正、张帝,一个没了,一个永远不再露面,据传在美国经营房地产,还有一个以老迈之躯英姿飒爽继续急智,听他们的歌长大的那些人无一例外地开始满脸沧桑了。
  每个年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曲吧,一如这期节目完成后,飞猪听罢张帝的《毛毛歌》满脸狐疑地问平客,你们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歌?
  喇叭裤、蛤蟆镜、四喇叭三洋录音机都没了,只有这些歌可以作为追忆的凭证和依据。
  众红小兵演唱的《批林批孔》到《何日君再来》,听觉的迅速转换包含了我们的命运改变,这其中的故事应该有很多吧。
  《口水song》里会有大批大家几乎就要忘了的口水歌,这些口水歌让我们不免诧异,好歌的标准究竟该如何定义?

反波开播文艺晚会!

 将搞笑进行到底,我们要把黑色的黄色的蓝色的彩色的无色的幽默一网打尽。
  开播前夜,飞猪语重心长滴对平客说,咱们得抓紧了啊,不然,1日开播不了啊。平客同学遂在深夜构思整理素材,在劳动节的午间开始,过了一个有意义的劳动节。
  节目制作完成后,飞猪立刻疯了。据不完全统计,该只猪在短短几小时内反复听了成百上千遍晚会录音,幸福在他那慈祥的扒猪脸上荡漾。
  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两位播客深夜在“东方之猪”杯觥交错,席间就“反波”的未来展开了积极的有建设性的讨论。
  特此选摘开播晚会配乐诗朗诵精华部分:

 这欢乐的时刻,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反波开播贡献的人,我们特地寻访了反波播客的所在地。它座落在一个不知名的街道上,技术人员飞猪同志在这里上演了一出出让人落泪的画面。
  就在反波开播的前夜,飞猪在经历了30000多天的连续奋战后,终于倒下了!30000多天,他不吃不喝;30000多天,他不洗澡不洗脸;30000多天,他甚至连AV电影也一部没看;30000多天他把群屁、SM等平日酷爱的运动置之脑后,床边堆满了他酷爱的茄子和牛奶。因为没有时间吃,他终于在2005年4月30日累昏了过去。
  当工作人员走进他的房门时,人们发现他口中的白沫海市蜃楼般形成了“反波”二字的图案,宛若灿烂的桃花在春天开放。我们把他救醒后,他气喘吁吁地说:“反……波,开……波,波……波……波……”。

#置顶公告:反波宣言

用真实为盾牌抵御虚伪,以自由为利器刺向陈规。

我们坚信,嘈杂纷乱的世界里,有一种声音可以让你触摸欢乐、感知力量。

我们反对传统电波里的一切虚假、束缚、欺骗和铜臭……

我们口沫横飞说音乐、心领神会说传媒、百无禁忌说段子,我们只说彼此听得懂的真心话……

Antiwave.net – All radios go to HELL!

Listen to 反波 Antiwave

听平客讲段子3 – 嘟嘟

这个段子的来源是嘻哈艺人李小龙,丫确实是一嘻嘻哈哈的艺人,当年北京这坨人都无不交口称赞,贫嘴如三表者也不得不承认,和小龙一起吃饭,那真是锻炼腹肌增加食欲的好机会。

小龙这些年矢志不渝战斗在嘻哈事业第一线,人还是嘻嘻哈哈的,去年那张嘻哈专辑也让所有人伸出大拇指,龙哥,有你的!

这个段子的真实性无从考证,我们最近正在和国家地理杂志洽谈赴非洲寻访这件历史事件的发生脉络和缘起,但我听到的第一版绝对是来自龙哥的,等我们从非洲回来后,会给大家公布一批罕见真实画面的。

听平客讲段子2 – 英语评剧

话说这应该是80年代末期的事情了,众记者去××大学采访英语评剧的硕果累累,笑得大家直不起腰,那年头正在盛行王朔小说,都憋着劲看谁比谁损,于是,这个英语评剧就被夸大几倍作为段子传了出来,且被命名为《黑塞德》。    节目录完,我们几个人还议论,段子还是那个段子,只是当年讲段子的那些人都老了,平客又饱含深情地慨叹――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啊……

要特别指出的是,这段录音里结尾部分的报时确实是真的孙燕姿,你仔细听听,它的采样来源是哪里呢?